咨询电话
0512-12312112
联系我们
0512-
QQ:
12312112
地址:
重庆市江北区
产品知识
利来娱乐美国“退群瘾”频发搅动世界几何

发布时间:2018-11-23

  从退出《巴黎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到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再到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朗普政府一次次以“美国优先”之名,行退约、毁约之实,为维护“超级大国”地位而单边“快进”。就在10月17日至20日的短短几天里,美国又相继宣布打算退出万国邮联和《中导条约》,再次引发国际社会一片哗然。那么,美国如此打算有着怎样的动因,又会给世界带来何种影响?

  对于退出万国邮联,美国认为,万国邮政联盟当前的终端费政策对美国不公平,全球多国都在国际邮件计费问题上“占美国的便宜”。

  如何理解终端费?比如,你在A国给B国的朋友寄东西,首先要去A国邮政支付邮费,由A国邮政把东西寄到B国,然后由B国邮政把东西交到你朋友手上。B国邮政肯定不会免费为你服务,这就涉及到所谓的终端费。也就是说,你付钱给A国邮政,而A国邮政给B国邮政支付终端费。

  这个终端费怎么定,就涉及到万国邮政联盟的由来。万国邮政联盟,前身是1874年成立的“邮政总联盟”,1878年改为现名。其宗旨是组织和改善国际邮政业务,发展邮政方面的国际合作,以及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会员国所要求的邮政技术援助。万国邮联有192个成员国,每4年开一次大会,商定终端费,一国一票,投票结束后18个月内实施。

  由于终端费制定采取的是普通民主原则,而不是精英原则,所以这个终端费的制定并不反映各个国家的经济状况,而是反映普遍意愿。发达国家以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国际交流为原则,也长期同意将终端费保持在较低水平。但随着电子商务迅猛发展,最近20年来,享受优惠终端费的廉价商品大国,向美国寄送大量包裹,美国认为这造成了其邮政亏损和民营快递公司的财务困境。

  美国政府问责局去年10月发表的研究报告指出,美国因进口小额国际邮件造成的损失不断增加,尤其是2014年之后,从大约7500万美元直线亿美元,美国认为如果不改革终端费制度,其损失会越来越大。

  白宫在今年10月17日的声明中宣布启动退出万国邮联的程序,利来娱乐,同时也强调,将在未来一年就终端费问题与有关各方展开谈判,如未能达成新协议,就将退出。无论美国最终是否退出万国邮联,此次表态意在对他国施压。鉴于中国可以在万国邮联框架内以较低的费率向美国邮寄包裹,在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对华强硬派认为,退出万国邮联是增加中国出口成本的一种方式。

  《中导条约》,即《美苏关于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的条约》,是美苏于1987年12月签署的军控条约,其中规定,美苏销毁射程为500~1000公里的陆基中短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及其发射器和辅助设备,以及射程为1000~5500公里的陆基中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及其发射器和辅助设备,并禁止拥有、生产和试验此类导弹。该条约结束了美苏在欧洲的中程导弹军备竞赛,为进一步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改善美苏关系发挥了较大作用。

  美国要退出《中导条约》,其直接理由是:俄罗斯屡次违反该条约,美国不能单方面受到束缚。美方指出,俄罗斯从2008年开始试验该条约禁止的导弹。2014年,美国国务院公开指责俄罗斯违反条约。2017年12月,美国国务院认定俄军9M729陆基巡航导弹违约。据称,该款导弹射程2000公里,属于条约所禁止的陆基中程导弹。俄罗斯否认美国指控,并反驳,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靶弹和垂直发射系统以及无人机均为条约所禁止。双方就此成立特别核查委员会,但经过几轮磋商,毫无成果。

  此外,在美国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的背景下,美国认为该条约束缚了美国手脚。前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认为,该条约限制了美国“对抗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巡航导弹、弹道导弹的能力”。从某种意义上看,特朗普政府计划退出《中导条约》是其国家安全战略调整的结果。

  《中导条约》对于缓和国际关系、推进核裁军进程,乃至维护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均发挥着重要作用。美国单方面退约将造成诸多消极影响。如果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俄罗斯极有可能扩大在欧洲的陆基中程导弹部署;作为回应,美国可能在欧洲大陆重新部署陆基中程导弹。届时,欧洲大陆又将重新陷入军备竞赛的恶性循环。而且,美国将更加重视在亚太地区对抗中国的中程导弹力量,给亚太地区安全形势增添变数,干扰我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的正常发展。

  结合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退群”举动,美国似乎染上“退群瘾”。美国每次“退群”,具体原因不同,但引发“退群瘾”发作的根源在于美国国内根深蒂固的两种情绪:

  一是所谓的“受损”情绪,即:美国在相关国际条约或组织中往往是吃亏和受损失的一方,美国的竞争者或战略对手往往利用相关规则为己谋取利益,如果相关条约或国际组织不按照美国的意愿改革,美国还不如一退了之。特朗普政府打算退出万国邮联,很大程度上受这种情绪驱使。

  二是所谓的“受约束”情绪,即:相关条约或组织,约束了美国的行动自由。在美国眼里,美国的竞争对手往往有各种办法规避条约或规则约束,在国际战略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美国应摆脱相关条约或国际组织的约束。特朗普政府着手退出《中导条约》的决定,很大程度上为此情绪驱动。

  打着“美国优先”旗号,美国不断以“退群”释放其“受损”和“受约束”情绪,动辄以“退群”相威胁或将之付诸实施。一个军事实力超群、且不断以“退群”摆脱约束为己谋利的美国,对国际和平及稳定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作者系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张帆)